来源:
德阳晚报
责任编辑:
黄勇霖
2019-09-04 09:52:32

飘香的黄桷兰

1.jpg

  黄莺儿

  清晨,诊断室桌面静静地躺着两朵黄桷兰,象牙白色,欲开还收,一根白色细棉线把两朵花儿连成了并蒂莲。花朵不大,两寸多长的模样,但小小秤砣压千斤,花朵的香味儿却压到了消毒药水的漂白粉气味,使白色的诊断室少了压抑,有了人间烟火气的温馨感觉。

  林医生走进诊断室,她没有觉得桌子上面摆着黄桷兰儿有什么不同,只是跟在她身后的转科护士兰子闻到了花香,眼睛略搜索就看见了黄桷兰,很惊讶,马上跨前一步走到诊断桌前,拿起花朵:“好香的黄桷兰!穿得巴巴实实。”林医生笑了:“天天都有。”“真的嘛?我们科室的特供?哪个送来的?”“莫问,多两天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林医生坐在诊断室的座位上,兰子开始把外面等候的病人逐一请进诊断室。

  王婆婆排在九号。兰子喊到王婆婆的名字时,林医生特地站了起来,走到诊断室的门口,把年过七旬的她搀了进来。王婆婆是来复查病情的,林医生让她在诊断桌前坐下来,问了她这段时间的身体状况,给她在电脑上开了化验单,然后叫兰子陪王婆婆去交费和做检查。兰子不解,她的工作是维持诊断室外面的秩序,现在却要陪病人东奔西走,什么意思?但她没有多想,林医生交待自己就照办。

  兰子搀着王婆婆,几个科室慢慢走。王婆婆身体还硬朗,走一路,说一路,说自己七十有三,如果没有医院里的医生护士给自己治病跑路,现在自己的骨头恐怕都化成灰了。

  四年前,王婆婆得了宫颈癌。她觉得自己活不长了。破罐子破摔,不继续去医院治病。儿子媳妇看见她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苦口婆心劝她到医院看病治疗,她犟死个人不去,说死要死到家里,去医院,费用高,不是活受罪么?病严重了死在医院里,白布一裹,火葬场一丢,灰飞烟灭,好可怜哦!儿子说你那是老花眼看新问题,医生护士一定会好好治你的病,你还没有满七十,好日子还长得很。左邻右舍、老街坊们也来劝解,好说歹说,才进了医院。

  医生对王婆婆的病情仔细分析,针对她年龄偏大身体素质差,制定了两套治疗方案,还请内科和中医科膳食营养科的医生一起会诊。治疗方案实施,出现了药物的副作用,王婆婆的头发掉了,胃肠道反应出现了,为了使王婆婆能顺利渡过难关,林医生自己从家里炖了中药滋补汤给王婆婆喝。出现副作用最严重的那两天,医生护士病床前给王婆婆打气鼓励她,一天到晚跑上跑下,汗水湿了工作服。经过两个疗程的治疗,控制住了病情。

  出院,王婆婆看见自家门旁边一棵要死不活的黄桷兰树,正在吐新芽,长青叶子,打花苞苞,她想,这回自己活过来了。

  为感谢医生护士救命之恩,王婆婆先是包了两个红包,坐公交车到医院,悄悄咪咪趁着没有人的时候,分别硬塞给林医生和科室主任。两位穿白衣服的医生坚决不收红包,红了眉毛绿了眼睛都没有送走。后来,王婆婆买了营养品,坐出租车送到科室,被一帮护士医生拒绝,还搭上她们用车把她送回家,手里还多了医生护士买来送她的一袋时令水果。

  送礼不收请吃饭又请不动,王婆婆坐在家门口左思右想,怎样才能表达自己的感谢呢?想了两天,没有头绪。夏夜,闻到一阵一阵黄桷兰树上飘来的香味,一个想法跳了出来。那么好的医生护士,不收礼物,送几朵黄桷兰,让她们上班神清气爽,开开心心,这个总可以嘛。

 

  送黄桷兰王婆婆坚持四年了。夏天的清晨,王婆婆用绑着小弯刀的枣木棍摘下树上的黄桷兰,戴上老光眼镜,用针线穿好,两朵一串,天天一大早坐公交车三站路送到医院,诊断室治疗台检查床,就有了黄桷兰清爽的飘香。

分享是一种美德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