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
德阳晚报
责任编辑:
涂策
2017-08-22 10:11:47

“这样的苦难,是我们缺失的历史”

  8月14日,我国首部获得公映许可的“慰安妇”题材纪录片《二十二》上映。片中的22位老人,如今在世的仅有8位。而就在纪录片上映前夕,中国大陆最后一位起诉日本政府的日军“慰安妇”制度受害幸存者黄有良去世,享年90岁。

  导演郭柯表示,该片除成本之外的盈利将全部捐给上海师范大学中国“慰安妇”问题研究中心,用于对这个问题的历史研究及幸存者的资助。担任该研究中心主任的苏智良正是《二十二》的影片顾问,他同时也是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馆长。

  “现在加上新发现的和不愿意公开的一共有14位幸存者,平均年龄在90岁以上。战争的创伤让她们身心受到很大伤害。”苏智良告诉记者。

  2013年,他首先向郭柯推荐了90多岁的韦绍兰。“为什么首先推荐韦绍兰?因为她的经历,从人类学的角度来观察也是非常重要的典型。当初她被抓到了慰安所,逃回家以后发现怀孕,最后生下了一个日本孩子,孩子从小受到周边邻里的歧视,却和韦绍兰相依为命过到现在。”苏智良说。

  为了调查研究,苏智良去了日本20多次。根据他的观察,对于“慰安妇”问题,整个日本社会有倒退趋势。“在上世纪90年代,一批有良知的学者首先进行了调查和研究,公布了真相,然后促使日本政府进行调查,并且发表了‘河野谈话’,‘慰安妇’的内容也进入了历史教材。但是随着日本民族主义的抬头,这些方面试图在弱化,右翼的言论越来越猖獗,像《朝日新闻》《读卖新闻》等关于‘慰安妇’的报道被强制取消,电视、媒体上也很少有消息。”

  自1995年起,中国大陆的日军“慰安妇”制度受害幸存者发起的控告日本政府的起诉案,原告方全部败诉。苏智良指出,“慰安妇”制度受害幸存者的申诉路,“从日本法院的角度来说闭上了大门”。

  “为什么要研究‘慰安妇’问题?为什么要研究(日军侵华的)暴行?我感觉这样的苦难、这样一个群体,是我们自己缺失的历史,中国人自己必须要把它搞清楚,所以我们一直坚持到现在。”苏智良说,在全国研究“慰安妇”问题的学者还是比较少,如今自己的研究主要依靠学生们。上海师范大学中国“慰安妇”历史博物馆有一张表,记录了上百名学生的名字,从本科生到博士生,都曾在20多年间跟随他研究过一段时间,有长有短。苏智良感慨:“这是最重要的一支力量。”     

  钟青

 

分享是一种美德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