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
德阳晚报
责任编辑:
何书阳
2016-08-12 11:19:33

国内奶源供需矛盾加剧:养殖企业杀牛 鲜奶喷粉喂猪

  近几年来,中国各大乳企纷纷在国外布局建厂,通过整合国外优质的奶源资源、技术和管理资源,来弥补发展的短板,乳企的全产业链和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。不过,自去年以来,我国乳业上下游企业业绩全面下滑,奶牛养殖业面临价格下跌、企业拒收的双重困境,不仅各类养殖主体生存困难,而且许多加工企业也在拒收鲜奶或将鲜奶喷粉储存,甚至有企业将鲜奶喷粉后卖给养猪企业。

  乳企拒收奶 

  养殖者“杀牛”

  调查发现,我国奶牛养殖业面临价格下跌、企业拒收的双重困境,养殖者不得不提高淘汰率“杀牛”退市。

  事实上,从2015年下半年起,我国奶价就一直处于低位。据农业部定点监测,7月27日内蒙古、河北等10个奶牛主产省(区)生鲜乳平均价格3.39元/公斤,同比基本持平,但已比2014年下降了15.2%。

  黑龙江省肇东市宋站镇曾是远近闻名的奶牛大镇,如今这里的奶业十分萧条。宋站镇瑞光村养牛户胡跃东说,2014年以来,乳企的收奶价就一降再降,至2015年秋已跌至2.5元/公斤,低于养牛成本。

  奶价下降的同时,部分乳品加工企业也对养殖者限收、拒收,比如一个星期少收一天奶,由养殖者自行处理。即便是中鼎牧业这样的大企业也遭遇了这样的困境。中鼎联合牧业有限公司质量技术部部长李国栋李国栋说:“每天这个场限500公斤,那个场限800公斤,加起来就有四五十吨,能占到总产量的5%。”

  在“低价”和“拒收”双重困境的压力下,部分奶牛养殖者对前景缺乏信心,开始提高奶牛淘汰率。中国奶业协会会长高鸿宾说,当前养殖者不得不将奶牛当作肉牛卖,有的挂在网上8000元都没人要,“目前这个阶段可能是最艰难的时期。”

  本次乳业“寒冬”中,不仅是散户、小户退市,一些原来受到各界追捧的大型养殖企业也难以为继。

  现代牧业集团有限公司是我国最大的奶牛养殖企业,存栏奶牛22万多头,原来奶牛正常淘汰率是25%至30%,现在已经提高到34%至40%。现代牧业董事长高丽娜说,现在几乎所有的大型奶牛养殖企业都在加快淘汰率,“提高淘汰率就等于杀牛。只不过原来是奶农在明面上杀,现在换成企业在暗地里杀。”

  加工企业亏损 

  鲜奶喷粉喂猪

  与前几次乳业危机不同的是,此次危机中乳制品加工企业也大面积亏损。据统计,去年上市16家乳企实现营业总收入合计1544亿元,净利润95亿元,同比减少1.6亿元,近年来首次下降。

  乳业分析师宋亮说,目前国内奶粉生产企业平均有三分之一的产能是闲置的,有的企业开工率甚至达不到50%。以黑龙江飞鹤乳业有限公司为例,2015年销售额接近70个亿,同比增长虽然仍有10%,但远低于2014年的30%。

  乳制品加工企业的最大隐患在于奶粉库存激增,从2015年第一季度末起,因为原奶收购量大于生产量,光明、伊利、蒙牛、君乐宝等乳业前十强的企业都在将鲜奶喷成奶粉储存,有的企业最多时一天就要喷粉1000多吨。高丽娜说:“从去年到今年,最火的生意是喷粉厂,喷粉也就等于倒奶。”

  今年初,国内某大型农业集团每天约有240吨的鲜奶被喷粉,占到收购量的20%左右。该农业集团副总经理说,其中200吨以1.5元至1.8元的价格卖给其他加工企业,另外40吨只能以更低的价格卖给养猪的企业。

  “目前国内有5%至20%的奶源过剩。”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李胜利说,国内正常的奶粉库存应该在10万吨以下,但目前估算大概有40万吨左右。喷一吨奶粉的成本大概是36000元,但只能卖到16000元左右,也就是喷一吨粉要亏损近2万元。

  专家认为,目前世界奶价较低,我国奶价甚至低于多数国家成本。未来奶价应该会触底反弹,届时我国大中型牧场遇到的困难也将会有所缓解,关键是要警惕行业过度亏损和企业破产的情况发生。目前,多数受访企业表示,仅凭自身之力难以顺利“过冬”,期盼有关部门从帮扶乳业。

  林超 李俊义 程子龙 王先知

分享是一种美德

分享